YQIULENG

花式睡😺😸😽

以父之名(神父X恶魔三捏)

让我净化你!!!

wingsama:

以父之名


 


食用说明:


1、所有二捏基于 @燃烧原野  的神父X恶魔paro;


2、借梗文放弃除署名权以外的所有权利,永不商用;


3、本文在设定基础上再次进行三捏,污的部分来源自开车群,我是纯洁的不解释;


4、祝总裁画二哥如有神助,再不卡图。


 


 






富兰克林,C区,凌晨一点十七分。


 


雨没完没了地下,落叶堵住了排水口,积水和污泥一直漫上了街口。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野狗咬碎了垃圾袋,腐烂的厨余和肮脏的不明物体在小巷子中随处可见,仿若一个最为下贱的贫民窟。


 


巷子尽头的老房子打开门,一个戴着兜帽的男人探出半个脑袋,他的身后,一个瘦骨嶙峋的女人抱住了他的大腿。


“……不要走。”


“我必须走。”男人头也不回地说,“他就要来了,我感觉得到!”


“那我和孩子怎么办?”


远处一辆快递的运输车缓慢驶过,路灯照亮了这个巷子深处的角落,女人大半个身体露在屋子的外面,她瘦到脱形,肚子却非常的大。


男人转过头,兜帽下一双黄色的眼睛浑浊无神。他微微张开嘴,露出锋利的牙齿。


“杀死它。”


“……不,约瑟夫,不,我做不到……”


这个叫约瑟夫的男人并没有理会女人的哀嚎,他伸出包裹着绷带的手,将女人紧紧抓住他大腿的手指一根根掰开,女人哀嚎着掉落在肮脏的路面上,污泥溅了一身。


他走了。


 


雨越下越大,她的肚子落在冰冷潮湿的路面上,一阵一阵的疼痛。但这些都无所谓,那个给予她快乐和痛苦的男人走了,在这个雨夜宛如丧家之犬,匆忙地消失在了街边的拐角处。


“约瑟夫……”女人痛苦地吼叫着:“约瑟夫!”


仿佛在回应她的哀鸣,天空传来了一声雷响,轰隆隆地在街区里回荡。她仿佛感觉到了什么,目光紧紧地盯着他消失的地方。



砰——


一声枪响。


 


她的眼睛瞬间睁大了。


 


雨似乎没有刚才那么大了,雨丝拉成一条条长线,路灯照在上面,笼罩出了朦胧而潮湿的光线。枪声过后一片宁静,只有雨点落在积水里的声音,她都快以为一切只是自己的幻想,然而远处却响起了靴子敲打在地上的声音。


 


笃,笃,笃。


这样富有节奏的敲击声拉响了死神来临的号角,她肚子里的孩子仿佛也感受到了危险,因而疯狂地扭曲颤抖起来。女人痛的整张脸都变成了雪白,却依旧固执地坐在原地,等待那个人的来临。


那个让她无所不能的丈夫闻风而逃的人。


 


她只是眨了一下眼睛。


转角处就出现了一个男人。那是一个瘦高的男人,脊背挺直。黑暗的雨中什么也看不清楚,直到他走到她的跟前,她才发现这居然是一个很年轻的……神父。


他穿着一身合身的神服,被雨水淋到贴在了全身,他的肌肤在暖黄色的路灯下依旧显得苍白,印衬出他的瞳孔和发更加的漆黑。而他的每一步,坚硬的靴子都会在路上敲出声音,所到之处,开出了一朵朵血染的花。


“你杀了约瑟夫……”女人颤抖地说,“你杀了他……”


“以父之名。”男人开口道,“阿门。”


 


他伸出戴着皮质手套的手,左轮手枪已经上膛,这一枪将送这个罪恶的蛹在地狱与它的父亲相见。他嘲讽般地勾起嘴角。


 


愿主饶恕你们。


枪又响了。


 


 


 


雨总算停了。


鸣人打开房间的灯,一室户的室内干净整洁地不像是一个单身小青年的房间。他将自己湿透了的鞋子摆在一边,又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塑料袋,铺在地上。


“踩这里!你脚上全是血,不要弄脏我的地板!”


“你的就不恶心了吗?”跟在他后面的人冷冷地说,“那里脏的像垃圾桶。”


“那你还跑去杀人?”鸣人呲牙咧嘴道,“先杀了人家老爸,又想弄死人家没有出生的孩子……”


“鬼胎终将刨开母亲的肚子,生吞它的至亲。”


“但是它现在还没有!”鸣人的视线跟随着进入房间的神父,后者一件件脱下自己被雨淋湿的衣物,厚重的衣服砸在地上,露出神父苍白而结实的裸体。


“……你干嘛?”


“洗澡。”


“……喂喂你有点自觉过头吧!”


房间太小了,神父直接推开了房间尽头的洗漱室拉门,鸣人跟在后面捡了一怀抱的湿衣服,单手卡住了即将关上的门。


“它和它父亲不一样,它还没有出生,什么恶也没有做过……。”


“斧子已经放在树根上。凡不结好果子的树,就砍下来,丢在火里。””神父面无表情地背诵,随即拉上了洗漱室的门。


 


洗漱室里传来了水流的声音,鸣人不再追问,但是这句话不可避免地在他心中投下了一些负面的影响。


他放开对自己的控制,一个垂头丧气的恶魔出现在玻璃门的倒影上。鸣人心情实在是糟糕透了,他的尾巴耸拉在地板上,连牛角也没有了原本的光泽。


但这样一个没有精神气的淫魔却依旧抱着对生活的热爱和追求。他那个加错点的本能驱使着他将脏衣服放进洗衣机里,把地板擦干净,又蹲在玄关用旧衣服擦神父那双硬邦邦的靴子上的血迹。


 


他要把所有不结果子的树都砍了,鸣人边擦边想,简直是个人渣,一棵树不结果子,说不定可以开出漂亮的花朵。就像一个恶魔虽然不是人类,但并非一定会做恶一般。但是神父根本从心底就不接受不结果的树,而自己居然……居然还在给他擦靴子……


 


大约是这样的情况太过可悲,神父围着浴巾、擦着头发出来的时候,居然看到那个金发的恶魔蹲在他的鞋子旁边哭的泪水和鼻涕流了一地。


“……”


神父深吸了一口气,决定转移话题。


“你为什么在那里?”


“我在那里……打工。”鸣人吸了吸鼻涕,哽咽地回答:“我在那片送快递。”


大半夜的送快递?神父冷冷哼了一声,他从冰箱里拿出一厅啤酒,打开后放在桌上。他的烟已经湿透了,他又朝鸣人勾勾手指。泪水涟涟的恶魔宛如一只听话的小狗,屁颠屁颠地给他送上香烟。


“主说,不可杀无辜和有义的人,因我必不以恶人为义。”


“是吗?”神父点燃一支香烟,无所谓地说:“圣经我读的少。”


他坐在单人沙发里,将两条长腿搁在茶几之上。烟雾缭绕,细长的烟燃烧在他苍白的手指间,手背上的纹身时隐时现。


“主说,你们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饶恕你们的过犯。佐助,你太过滥杀了。”


“主也说,跟从他的人必将背起十字架。”神父吐出一口烟,“还有,作为一个恶魔,你不觉得你圣经读太多了吗?”


“恶魔和人一样,有好有坏。如果你想要将世界上所有的恶魔都消灭的话,我也应该在你的狩猎范围内吧……”


“你?”


 


神父嘲讽般地勾起嘴角,他的头发半干不干,松松垮垮的刘海垂下来,遮挡了他一只漆黑的眼睛。这样一个年轻俊美的青年,在脱掉禁欲的神父服后,半裸的身躯展现出一种奇妙的肉欲。他从底下往上看鸣人,明明面无表情,鸣人却觉得他在挑逗。


“鸣人……哥哥。”神父说,“作为一只淫魔,你还不值得我出手。”


“我……”


神父伸出修长的手臂,恶魔是如此之轻,他一把就将他整个揽在了自己的怀里。


 


“做点淫魔该做的事情。”神父叼着烟道,“别老是抢修女的台词。”


 


淫魔该做的事情是什么呢?念圣经呀(天真可爱脸)




 


神父摇了摇头没有说下去。他的手掌恶作剧般摁压着鸣人微微鼓起的肚皮,鸣人难受地扭了起来,身下的一大片坚韧的草丛磨得他又痒又涨。


“你刚才还没有回答我……如果有一天你要杀了我……”


“不要为明天的事情忧虑。”神父又无所谓地说,“因为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


你不是圣经读的少嘛……鸣人在内心吐槽道,说的还挺溜啊。


“给你十分钟休息。”神父又说,”现在给我点一支烟,等下继续。”


“……”


 


 


 


定了时间的洗衣机总算完成了工作,整个城市的路灯都熄灭了,天就快亮了。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


直到死亡那一天,我必在肉体之外得见上帝。


届时,我将忏悔。


 


END



二哥为啥辣么萌!!!